二分pk10

2018十大科学流言榜:酸性体质是百病之源排第一(4)

2019-01-11 08:35:44     来源:环球网     作者:张林峰

  这篇文章介绍的是当时的一个发现——巨洞(void)。这些巨洞周围环绕着一些星系长城,但它们并不是如假新闻中所想象的那样,如同一堵墙那样把巨洞和宇宙的其它部分分隔开来,实际上巨洞有点像海绵中的洞洞一样,每个巨洞都连着多个其它巨洞。另外,巨洞也是相对的,很多的巨洞中并不是一个星系都没有,只是相对比较稀少而已。

  也许本次假新闻的炮制者在了解到《新科学家》关于“星系长城”的相关报道后,把以往的这些小道消息汇总成了这篇耸人听闻的假新闻。

  同时,由于他们误解了“巨洞”和“墙”这些词的含义,于是就想象出了一个完全被墙包裹着的神秘宇宙来。这可以作为一个科幻小说的题材,不过并不是我们实际生活的宇宙。

  点评:

  这条流言仍涉及到的是科学传播的准确性问题。准确性是科学传播最重要的评价标准,其次才是趣味性、贴近性等。有些科学传播者,在没有经过科学研究者认可的情况下,会在原始结论基础上添加自己的想象,以严肃新闻的形式传播,结果造成了社会认知的误导,这是不可取的。

  科学研究中,可以根据原有的知识积累提出合理的“假想”,但这种“科学假想”不是臆想,更不是幻想,需要找到充足的证据后才能作为科学发现来传播。

  9.谣言:北极32℃高温将导致北极熊灭绝

  流言:

  北极32℃的高温导致冰川迅速融化,北极熊不得不跋涉更远的距离寻找食物。至少从本世纪初开始,这个距离已经超过了北极熊体力所能支撑的范围,它们最终的结局,是溺死在海中,或者饿死在无冰的环境里。

  真相:

  32℃的北极显然和人们印象中白雪皑皑的景象差异巨大。这次新闻事件中,大家关注的最高温地点出现在欧亚大陆西北角的挪威西北部海岸,包括峡湾区(北纬60°附近至66°34′,即北极圈地区)和挪威北极地区(北纬66°34′至北纬71°附近,欧洲大陆最北点)。该地区受到北大西洋暖流影响,温度本来就比同纬度的北极地区要暖和一些,出现32℃并不奇怪。

  更重要的是,某些新媒体所表述的“北极”令公众产生了误解。“北极”包括的范围很大,从北极圈到北极点,南北跨越20多个纬度(直线距离2600多公里),此范围内都可以称作北极地区。北极地区也不是我们平素所想象的,一进入北极圈就是冰天雪地。北极圈里也有茂密的森林和开满鲜花的苔原,有很大的城市,有牧场和农庄。所以说很多人混淆了一个概念,一说北极就认为是北冰洋的浮冰区,那里如果达到32℃的话,当然是很可怕的。

  全球气候变暖是跨越国界与种族的共同话题。而北极作为全球气候的放大器,增暖速率是全球平均速率的2倍。由于气候变暖,北极熊的冰上狩猎期和狩猎面积减少,的确对生存造成一定影响。夏季没有赶上向北退缩的浮冰、留在陆地上,就很难捕食到猎物。但这不能说明和32℃有什么具体关系,挪威西北海岸本来也不是北极熊的栖息地。

  目前北极熊的数量约有26000只,分成19个种群。国际自然保护联盟(IUCN)2015年的评估是,这19个种群里有1个在增长,3个在衰退,6个趋势稳定,剩下9个数据不足。关于北极熊的数量,根据北极熊研究和保护领域最权威的加拿大气候变迁和环境保护机构发表的2018年北极熊数量和趋势预测地图,截至2018年7月的数据预测来看,总体来说,北极熊数量在2018年展望为“稳定到上涨”。所以,说北极熊“正在灭绝”并不准确。

  气候与环境的变化牵动着全球的“神经”,灭种危机虽尚未到来,但并不意味着我们可以漠视环境发出的警告。毕竟,北极熊只有一个北极,而人类也只有一个地球。

  点评:

  这个报道引发争议,其实也反映出人们的一种思维定势,也称为“惯性思维”。先前形成的知识、经验、习惯,都会使人们形成认知的固定倾向,从而影响后来的分析、判断,形成“思维定势”。思维定势既有积极的一面,比如很多时候可以省去许多摸索试探,提高效率。但它也有消极的一面,容易使我们养成一种呆板、机械、千篇一律的思维方法。

  此报道中,一提到“北极”,很多人会按思维定势想到冰天雪地,这种地方出现32℃高温,那还得了!再加上“冰雪融化、北极熊消失”也迎合了人们对全球变暖的担忧和保护动物的愿望,更助长了流言的传播。其实在北极圈以内的低纬度地区,夏季不一定有冰,有些地方气温还比较高,这就与人们习惯的认知有偏差。这正是思维定势消极面的一种体现。

  10.谣言:室外能见度低都是重污染惹的祸

  流言:

  2018年7月底8月初,北京城大气能见度很低,肯定又是遇到重污染了。凡是能见度低,就是重污染惹的祸,二者之间是可以画等号的。

  真相:

  能见度是指视力正常的人能将目标物从背景中识别出来的最大距离,单位是米或者公里。能见度越高,我们看远处的东西越通透,反之则看不清楚。

  能见度高低主要受四个方面因素影响:颗粒物浓度、化学成分、相对湿度、太阳辐射。

  我们常说的“空气质量”只代表颗粒物浓度。夏季“桑拿天”湿度较大,就像洗完澡后的卫生间充满水汽,对阳光散射作用明显增强,导致光线投入到人眼中的量减少,所以能见度降低,从视觉上,这和颗粒物浓度高导致的污染天气很像,所以会容易被误认为“空气质量重污染”。

  在气溶胶颗粒保持相对稳定的情况下,当空气湿度增大时,气溶胶颗粒吸湿增长会使能见度下降。也就是说,即使空气中气溶胶颗粒浓度不变,大气也会因空气湿度增大而导致能见度下降。例如在海边,能见度有时会非常低,然而空气中气溶胶颗粒浓度非常低,这都是湿度对能见度的调节作用。

  此外,北京空气重污染预警并没有把能见度作为制定标准的指标,其参考的是空气质量指数,包含二氧化硫、二氧化氮、PM10、PM2.5、一氧化碳、臭氧等成分的浓度。

  点评:

  这个流言之所以传播,既反映了人们科学知识的不足,思维定势的束缚,也反映了科学思维的欠缺。

  重污染只是能见度低的充分条件而非必要条件。重污染会造成室外能见度低的现象,但反过来未必成立,即室外能见度低不一定都是由重污染所致。理解了充分条件和必要条件,能够甄别很多谣言。

(责任编辑:李伟)
(注:来源如注明诸暨网和《诸暨日报》即为原创内容,其他网络媒体禁止转载,责任编辑:李娜)